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洋e岛

虽然,我们不能改变风的方向,但我们可以调整帆的角度,来实现胜利的航程!

 
 
 

日志

 
 
关于我

兴 趣:文学、书法、音乐、乒乓球等.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的兰香  

2017-04-25 13:4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四月的风在嫩嫩的柳芽上荡漾起清香的时候,我不自觉地想起了大台的春天、柳枝和君子兰。虽然,离开这个地方已经23年了,但我的思绪却无时不在那一片记忆中徜徉。

寻找的兰香 - 汪洋e岛 - 汪洋e岛

 

大台地处京西的深坳之中,虽冠以“台”之美名,却从未见其有一处平坦的地方,整个地域都被周围秃光光的山丛包围着。然而这里却有着丰富的煤炭资源,曾几何时,在这个矿区工作的人竟达六千余人,且来自全国除台湾之外的所有省市自治区。这么多的人集中在这个狭窄的山涧之中,自然显得异常的红火。于是乎,人潮涌动,川流不息,火车的长鸣声,皮带的转动声,矸石山的筛石声,相互交织着,这里一度成为京西深山之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在数以千计前来谋生的人流中,我便是其中的一位。

那时我刚刚二十出头儿,到达矿区后,我几乎是每不到半年就要换一个岗位,先是在井口接待站负责井段干部的考勤和翻牌,后又调到了工会宣传组负责在板报和墙壁上设计并书写各种字体的宣传字画,再后来,就调入了矿办秘书室。那时的我,特别的不善言表,更不懂什么工于心计,再加上处理问题时考虑的因素过于简单,曾一度招致了秘书组长等人的嫉妒和排斥。

但老实人不等于不自负,组长的一番挑衅,反而引发了我骨子里的倔强和斗志。因心情不畅,再加上我在大台地区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因此那时我几乎每天都坐晚上5:10的火车回家。而那时我们下班的时间是下午5:30,这样,我每天都要提前半个小时提前离开。有一天,正当我准备出屋的时候,组长表情严肃地走进了我的办公室,让我在下班前写出三条短新闻,说完就走了。望着他的背影,我知道他是故意刁难我。于是,我拿起笔,略加思索,便写了三条短新闻,写完后,马上装订,将信封放入寄出文档抽屉,然后准时登上了回家的火车。第二天,当我匆匆走进那间令我生厌的办公室时,组长早已等候在我的桌前。他用那种恨不得把我吃掉的眼神盯着我问:“昨天又回家了?你的任务完成了吗?我干了这么多年秘书,写三条短新闻尚且还得用去1个小时的时间,可你竟然在几分钟之内就糊弄完了”,当他听到我肯定的回答时,用警告的语气对我说:“办公室的人员流动量是很大的,靠南郭先生的伎俩,可混不过去,因为现在不是滥竽充数的时代!”,说完便扬长而去。

寻找的兰香 - 汪洋e岛 - 汪洋e岛

 

过了一个星期,我从北京矿务局刚刚下发的简报上看到了我那天匆匆写就的短新闻,在各处室、各矿众多的短新闻中,我的那三条被排列在最前,也是整个版面中最醒目的位置,我在激动之余,拿着简报匆匆地跑到了组长所在的办公室。当时,屋里除了组长外,还有其他两名工作人员,我没有顾及很多,一上去就把简报放在了组长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心存挑逗地说:“组长,那天您让我写的3条短新闻都被采用了,而且放在了头条”,我停顿了一会又问道,“您那天用一个小时写的那几条短新闻在哪儿呀?我怎么没找到?”……就这样,几天后,我被调到了机要室,重新换了新的工作岗位。

那些天,我的心情坏极了,我痛恨这个地方,痛恨这个到处飘着煤尘且尔虞我诈的丑陋的地方!我经常在夕阳落去的黄昏,一个人去爬山,今天南坡,明天北坡……

白天里,和新的同事偶尔搭讪,也都是言不由衷的客套话。然而,我却隐隐的感到,这个环境,虽和原来的办公室仅隔几米距离,却有着不同以往的感觉:这里,没有人矫揉造作、也没有人阴险狡诈,这里似乎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温馨包围着,于是,我的心,也便在这种氛围中慢慢地康复起来。于是,我再一次踏上了大台黄昏的山坡……

当我漫无目的地沿着一层层石阶走进黄土台的时候,我发现,这里就像我的这个新的工作岗位一样,与其他的地方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只见,在高耸而平坦的黄土平台上,林立着一幢幢红砖砌成的整齐的楼房,造型优美的绿色植被,像季节的使者,静美地陪衬在楼房的周围,牵牛花,水喇叭,散落在花圃之中,嫩嫩的垂柳,娴静而舒缓地随风轻摆着,就像办公室门口的那幅美丽的剪影……最让我惊讶的是,在一处石墙小院的路口,竟然有一盆隐香的君子兰婷婷的站立着,她宁静的身姿、墨绿的颜色,放射着一丝丝无法遮拦的旖旎光泽,把我的眼睛甚至我的心都死死的粘住了,因为这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唯一的一处绝地风景,而且我坚信,以后也不会再遇到与此相同的风景了。当我迈着兴奋的脚步,准备取为己有时,才从邻居赵大伯那里得知它是老王家养的,他还告诉我说,老王每天都给它浇水、施肥,而且用坚硬的铁罩子把它小心地“呵护”了起来,生怕它被人偷走……于是,怀着极度的伤感,我恋恋不舍地走了开去。

寻找的兰香 - 汪洋e岛 - 汪洋e岛

 

然而,人虽然走了,心却不曾离开半步。现在我离开了这块土地已经23年了,时光荏苒,从前的记忆和念想经常会奇迹般地出现在我的梦境中。多少次醒后,我都望着天花板,痴痴的发呆,我甚至想——也许大台正是因为黄土台的美而得名的吧,它就像沙漠里的一片绝无仅有的绿洲,温暖着跋涉者冰冷的心房;而这一片绿洲,却是因这盆君子兰而变得春意盎然……也许,上帝让我来大台的目的就在于此吧!……于是,我对自己从前的决定感到幼稚和愚蠢,假如若干年前,我真的把这盆君子兰从老王手里接管过来,无论是偷或直接索要,我都会把它照料得更好,因为我不会把它锁在铁罩子里,而会把它放置于肥沃的土壤里,让它能时时的接受大自然中自由的空气,因为自由比任何呵护都重要得多。试想,如果你只知道去浇水施肥,却不给它自由,那和养一个宠物又有什么区别呢!

怀着这样的心情,今年四月,我又一次回到了大台,想找回自己丢失多年的灵魂。然而,当我走进黄土台时,那里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原来的院落已经不在了,更别说院落周围的石墙和花盆了……我的心,一阵剧烈的收缩。于是,我迈着伤痛的脚步向下山的石阶走去。

突然,我听到了朗朗而甜美的读书声,只见一个穿着君子兰图案连衣裙的小女孩,正坐在一处绿荫下读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她的声音尤其的甜美,静静地带着那些积淀的思绪飘进了我的记忆,更飘进了我的生命备忘录。

 

 

                                                                                                 2017.4.25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