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洋e岛

虽然,我们不能改变风的方向,但我们可以调整帆的角度,来实现胜利的航程!

 
 
 

日志

 
 
关于我

兴 趣:文学、书法、音乐、乒乓球等.

网易考拉推荐

雨依然在下  

2012-04-11 22:4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依然在下 - 汪洋e岛 - 汪洋e岛

       清明时节雨纷纷。
       虽然还不到清明,但是前来扫墓的人络绎不绝。
    姨夫的车子在车流中滑动。
  坐观窗外燕京公路上一辆辆疾驶而过的车子溅起一片泥点;看不清车上的人的表情,只见他们都提着大包小包,估计是锡箔蜡烛之类祭拜的物品。
  祭拜谁呢?父母,伴侣,还是知己,好友?无论是谁,应该都是祭拜者重要的人吧,每个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沉重。
  车子前排,长辈们都在议论一些街坊邻里的小事;后排坐着的是我的表姐妹,两个人凑在一起听MP3,不时还哼个几句。只有我静静望着车窗外,看这淅淅沥沥的小雨飘洒在车窗玻璃上,然后慢慢向下滑落,滑落……
   到地头了,一行人鱼贯而出。刚踏出车门,就感觉雨比刚才更大了点,可惜没带雨伞,所以只能在漫漫细雨中寻找外公的墓碑。
  已经不记得外公的样子。二十年没见面,最后一次看到外公竟是在他的追悼会上。那一天我没有哭,不是不想哭,而是哭不出来。岁月把我们祖孙俩原本就单薄的亲情消磨殆尽。外公对我来讲早已是一个陌生人,要不是血缘关系,不论妈妈怎么劝说,追悼会我是不会去的。后来几次的出殡,落葬,我都以其他的借口推掉了,这次因为妈妈身体不适,我不得不代替她尽一份为人子女的孝心。
  妈妈与她娘家的恩怨,从我一出生就开始了。在我五岁时,妈妈就几乎和娘家断绝了来往。我不是冷血,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那些长久不见,或者说是陌生的亲人。
  我默默地跟在长辈们后边,来到外公墓前。
  外公的骨灰在墓地里静静躺着。墓碑上的照片却还清晰依旧,仍是带着一张笑脸看着每一个人。
  大姨拿出块洁白的手帕,把外公的墓碑前前后后都擦拭了一遍。手帕沾染上泥水,肮脏不堪,大姨把它扔在了墓碑旁的小路上。
  点起香和蜡烛,每个人都向外公鞠了三个躬。我把妈妈早就叠好的锡箔一个一个放进燃烧的火焰中。火越烧越旺,锡箔轻轻地皱了起来,原本的银色渐渐变成黑色,最后成为了灰烬。
  案上的红烛一滴一滴落下,在底部慢慢又凝结在一起。三月的风还带着些许冷意,烛火弯下腰,仿佛就要熄灭,焚香和祭品的灰烬随之扬起,在风中飘向远方。抬头看看天空,也许是因为下雨,天空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灰色。天压迫着,压迫着焚烧后的浓烟向西面漫去。
  或许是因为站在下风处,烟熏得我难受,竟流出了眼泪。我哭了,从十岁后就再也没哭过的我哭了!!慌忙找出纸巾,想擦干泪水,可是却越擦越多。不愿意让人见到自己流泪的样子,于是我连忙到另一座墓碑前。
  那座墓碑似乎已很久没人来过,案前的小草已经长得与它齐平了。香炉的一角被损坏,只能斜斜地倾倒在那里。碑上的相片是个可爱的女孩,两年前去世的。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地呆了两年,寂寞吗?孤单吗?你的家人呢?没有人回答,只有风在耳边呼啸而过。
  “岛,走了!”舅舅叫我了。
  “走了,再见。”我向相片上的女孩到了声别后,连忙转身追上已经远去的一行人。
  雨模糊了我脸上的泪痕,流下……
   窗外,燕京公路上一辆辆疾驶而过的车子溅起一片泥点。还是看不清车上的人的表情。
  前排,长辈们继续议论着街坊邻里的事儿;我的表姐妹也还凑在一起听MP3,不时哼个几句。我静静望着车窗外,眼前浮现出那个年轻、孤单的笑脸,浮现出笑脸旁荒芜的草地。
  雨一直下。
  雨依然在下着……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